青春性事: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 第一百九十二章 香闺诱奸(6)

来源:情感小说  作者:未知  发布时间:2021-10-26 16:00:02



胡莉莉被军仔高超的技巧撩拨的春情高涨,向上微挺阴阜,就将龟头吸入肉缝,紧接着手按军仔的屁股用力压下,自己再向上急挺,鸡巴便整根没入蜜洞口,小手夹在军仔腰间,一上一下的卖力拉动,浪劲十足挺起阴阜密切的配合着军仔前前后后的抽送,微张小嘴不停的浪哼着:“哼,哼,好,-好快活啊,啊,啊,再插深点。”

军仔听着胡莉莉骚浪的呻吟,操着火热幽深的蜜洞,脑海里却想着隔壁的曹颖,终于忍不住发问:“我看曹颖的身材也不错,跟你差不多吧?”

胡莉莉被军仔迅猛的抽送操的晕晕乎乎,也忘了吃醋,“她的胸又大,又挺,好饱满哦,粉红的奶头直挺挺的在乳房上抖动,我看了好嫉妒哦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军仔兴趣大增。

“然后—我就故意去摸她,好有弹性,唉呀,好舒服啊,再插深,哦——”

露骨的描述使军仔鸡巴暴胀,插得胡莉莉更美了。

胡莉莉感受到军仔的变化,雪白的屁股一下下向上挺动,好让军仔可以插的更深,“后来,她被我摸得瘫在床上,浪水已经流得我满手,还一直哼哼,这,其实她是个大骚货,我才,才摸了她一会儿,她就,哦,哦,舒服,她就流了一床的浪水了。”

军仔听的再也忍受不住,抽送得越快,胡莉莉扭动得也越剧烈,“啊,爽死了,啊,你啊,干得我舒服极了,啊,要丢了,嗯,嗯,听见我说曹颖骚,你就干得这么狠啊,这么想操曹颖啊?用力,求我帮你啊,让我爽够,啊,要死了。”

胡莉莉的情欲升至顶点。

她的淫水流湿床单,阴肉紧紧夹住军仔的鸡巴。军仔急抽急插着,“嗯,嗯,真舒服,哼,啊,里面好,好痒啊,快顶,顶住里面,嗯——”

胡莉莉双手死命的抱住军仔,军仔知道她快高潮了,迅速的冲刺着,龟头用力顶触着宫颈。

这屋干得热火朝天,另一个房间里,曹颖听到从隔壁又传来胡莉莉荡人心魄的浪叫,脸一下子就红了,想想刚才自己不也叫得这么浪吗?“曹颖你听,胡莉莉怎么叫得那么骚?”

曹颖生气地打了林青一下,“瞧你见到时胡莉莉那色迷迷的样儿,是不是连她也想要啊?”

她那一下正好打中林青又开始发硬的鸡巴,“居然还——”

她羞红了脸不好意思说下去。

林青听出曹颖的醋意,“宝贝儿,那是因为你才翘起来的,你要是也能叫得那么大声,我就爽死了。”

曹颖娇笑着捶打林青,嬉闹间肌体的摩擦,再度点燃欲火。另外爱抚着曹颖坚挺结实的乳峰,曹颖害羞地拨开另外的手,小手交叉掩护着上下要塞。

林青不紧不慢的在曹颖滑腻娇躯轻抚着,并不急着拨开她遮掩的手,只在小手遮掩不住的边缘挑弄着乳根和大腿内侧软弹白滑的肌肤。

曹颖被林青轻柔的抚摸弄得骚痒难耐,原本遮掩着乳峰的手,不禁慢慢地自己搓揉起来,遮掩下体的手也禁不住蜜洞的骚痒,轻轻地抠弄起阴核,蜜洞已经微微湿润,阴核也微微硬涨,弄得她娇躯乱扭。

林青看到曹颖已经发浪,伸手摸了摸她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的肉缝,低下头贴上软软的阴唇,舌头钻进蜜洞深处蠕动。

“哦,哦,太美了,哦。”

曹颖兴奋得吁吁喘气,无法忍受下体传来的强烈刺激,“哦,我,哦,快舔,哦,哦,哦,哦。”

林青的舌尖转移到肉缝顶端凸起的阴核上,“哦,哦,快吸呀。”

曹颖颤抖喘息着,“喔,好舒服,喔,哦。”

林青的舌头紧紧地围绕着阴核撩弄,手掰开薄软的阴唇,嘴贴进去含住阴核用力吮吸,舌尖围绕着阴核打转。“哦,不行了,我不行了,哦,我要泄了。”

曹颖已经语无伦次了,蜜洞淫肉剧烈地翻动,爱液潮水般汹涌而出,娇躯痉挛着,肌肉完全绷紧。

林青大口吞咽着曹颖的爱液,手指加大搅动的力度,把她送上疯狂的颠峰。然后坐起身,舔着嘴边残留的爱液,看着曹颖充满肉欲的眼睛。

隔壁胡莉莉的叫声更大了,刺激的曹颖竟然主动用手引领林青的鸡巴让龟头插进蜜洞口,林青往前一挺,轻而易举把蜜洞填满。

两人在床上如漆似胶地搂抱着滚作一团,林青低头欣赏着性器交接的美妙画面,“宝贝儿,你看。”

曹颖情不自禁的微抬起螓首向胯间望去,只见林青的鸡巴在她鲜艳欲滴的肉缝间出出入入,把一股股粘白的爱液带得飞溅四散。蜜洞口的嫩皮随着鸡巴的抽送翻进翻出,粉嫩的小阴唇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,紧紧地里着青筋毕露的鸡巴,让磨擦的快感更强烈。

林青抬高她修长的大腿架上肩头,鸡巴插得更深,抽得更快。曹颖伸手放在腿弯用力拉向酥胸,让阴阜挺得更高,贴得更紧。林青每一下冲击都把她的大腿压得更低,圆润臀瓣随着他的动作高低起伏上下迎送,器官碰撞的‘啪啪’声,还有爱液‘吱唧吱唧’的伴奏真是春色无边。

“好宝贝儿,你也叫叫,我会操得更爽。”

曹颖听到隔壁的胡莉莉一直叫个不停,加上林青的鼓励。其实她早就抗拒不了林青强劲又迅猛的抽送了,刚才林青舔她的阴唇时,她已经压抑不住快感呻吟出来,只不过有些害羞,用一些无意识的单音代替内心的感受,现在借着林青的要求,终于羞答答的吐出淫言浪语:“啊,啊,啊,你真会干,我啊,啊,舒服极了,啊,啊,我要,要飞啦,嗯嗯——”

欲仙欲死的销魂感受使她紧闭双眼,咬着牙关,长腿蹬得笔直,搂着林青不断摆动的细腰颤抖,香汗淋漓,爱液潮涌。

林青见曹颖被操得高潮迭起,干得更劲力十足,龟头一下下顶到尽头,只恨没能把睾丸也一起挤进蜜洞里。

两个房间的美女都在男友的鸡巴下纵情呻吟,林青听着此起彼伏的浪叫更加兴奋了,“曹颖,你听听胡莉莉叫的多浪,你也要加把劲。”

曹颖在林青快速的顶耸下放荡的本性彻底被开发出来,放弃矜持骚浪的媚笑:“坏哥哥,操着我还想着她。”

林青发现每次提到胡莉莉时曹颖都会更加兴奋,圆臀挺得也更用力,居然用上了‘操’这个字!

刚一开苞就这么闷骚淫浪,真是天生尤物啊,他更加快抽送的速度刺激她,“因为她比较骚,我喜欢骚浪的女孩儿。”

“那你去操她啊,她一定喜欢你的大,那个东西,啊,好爽,要死了。”

林青听到曹颖居然要叫出鸡巴了,“大什么?快说,要不我罢工了。”

他立刻停了下来。曹颖正在享受中,这一中断如何能受得了,圆臀狂扭浪叫不已,“就是,大,鸡巴嘛!我好痒,别再逗人家了,我要嘛,你别停下来,我要你,要你操我,用大鸡巴操我,啊——”

听她叫得肉紧,林青接着用力抽送,曹颖承受着林青狂风暴雨般的劲抽猛插,让强烈的快感袭得差点昏过去,爱液不停的流淌出肉缝。

林青把鸡巴抽出蜜洞,把曹颖挪成侧卧的姿势,双膝跪在床上,把她大腿撑成一字马,肉缝被掰得向两边大张,粘稠的爱液由于阴唇的分离被拉出几条透明的粘丝,蛛网般封在蜜洞口上。林青手按着曹颖光滑软弹的大腿,每一下抽送都深入宫颈‘啪啪’作响。

曹颖的娇躯前后摇摆,林青伸手过去抚摸不停荡漾的结实乳房,忽而用力紧抓,忽而轻轻揉捏,把她弄得像一条刚离开水的鱼,弹跳不已。

曹颖小手在床上乱抓,差点把床单撕碎,挺得笔直的趾尖用力蹬着林青的小腿,喘着粗气呻吟:“哎呀,啊,啊,好爽啊,啊,啊——”

娇躯像触电般强烈颤动,大股爱液喷涌着往龟头上冲去,高潮一浪接一浪的涌过来。

林青见她再次登上高潮的顶峰,鸡巴加快速度在蜜洞里飞快地穿梭,直至龟头涨硬发麻,才忍无可忍地把滚烫的精液射进蜜洞深处。

曹颖陶醉在欲仙欲死的高潮里,朦胧中觉得插得疾快的鸡巴突然变成一下下慢而有力的挺动,每顶到尽头,子宫颈便让一股热热的液体冲击,林青握在自己酥胸前乳房的手指也不再游动,而是想把乳峰挤爆般紧紧用力握住,知道林青正在射精,他伸手环抱着林青的腰,就着他的节奏加劲推拉,让精液毫无保留地全射进蜜洞深处。

林青拥抱着曹颖火热的娇躯,“你第一次做爱就放得这么开,叫得这么浪,真是天生尤物啊。”

曹颖成熟后内心对异性的渴望完全释放,只觉得和林青做爱真是最大的享受,将他的鸡巴抓在手中紧握着,温软的娇躯甜蜜地倚在他怀里。

此时,天色早已暗了下去,林青将伸手打开台灯,调到最有情调的亮度。风雨过后快意渐去,代之而来的是懒慵的疲倦,曹颖静静的看着这个让她欲仙欲死的第一个男人,慢慢进入梦乡。